“拯救了银河系”的刘敏涛只是拯救了自己

来源:邮编娱乐网|2019-01-09 15:02
分享到:

2014年,刘敏涛凭借在《伪装者》和《琅琊榜》里的出色演出重归大众视野,娱乐圈是健忘的,她再回来的时候已经鲜少人记得她曾经是《人鬼情缘》里的聂小倩、《福贵》里的张家珍,对于观众来说,这几乎是张新面孔。

少年时候,刘敏涛饰演的聂小倩曾让我魂牵梦萦,所以在看到《伪装者》中的大姐明镜时,那些伴随着成长渐渐模糊的记忆终于清晰起来。我认出了她。

却也因此产生了疑惑:这么好的演员,这些年到底都去哪了?

“拯救了银河系”的刘敏涛只是拯救了自己1

刘敏涛饰演的聂小倩

《人物》杂志前段时间评选了年度人物,这是这么多年来,《人物》杂志第一次全部选择了女性,刘敏涛以“专业面孔”身份出席了《人物》年度面孔的女性力量盛典夜,讲述了她中年叛逆的故事。

自此我心中的谜底也得以解开,她半离开状态的那七年是用来寻找答案了,一个关于“标准”的答案。

“拯救了银河系”的刘敏涛只是拯救了自己2

故事以一场婚礼开始。从那以后刘敏涛一直努力成为一个“标准”的妻子和母亲。

什么是标准?

相夫教子,贤妻良母,有家庭无事业。

她确实做到了标准,从一个光鲜亮丽的女演员蜕化成了面目模糊的贤内助。但即便如此,标准却没有回馈给她幸福。她面对的实际上是聚少离多的丈夫、日复一日的蹉跎和等待。

日子就这么过了七年。七年,刘敏涛离那个所谓的标准越来越近,却发现离自己越来越远。

终于在2013年夏天的一个晚上,她忽然感觉有另一个自己在看着自己,替她审视这段精神交流和情感沟通都缺失的婚姻,审视她内心不敢去看的疑问:标准的生活真的是对的吗?

于是,这个听话的女儿、标准的妻子、优秀的母亲,结束了她的婚姻。独自带着女儿,再次复出。

“拯救了银河系”的刘敏涛只是拯救了自己3

隔年,便出演了《琅琊榜》和《伪装者》。因饰演了靳东、王凯和胡歌的大姐,被网友称为“拯救了银河系”的女人。

“拯救了银河系”的刘敏涛只是拯救了自己4

这个戏称在得知了故事全貌之后显得那么心酸又令人欣喜。

刘敏涛没有拯救银河系,她只是拯救了她自己。

随波逐流的生活从来不难,生活中的琐碎和寂寞等待也从来不难,因为总有一个声音可以安慰你“没关系,大家都是这么生活”“没关系,这是一个女人应该做的”“没关系,这是标准”。

“没关系”说多了便真的没关系了,一个女性的自我感受和自我认知都埋在了一个叫“标准”的墓碑里,而把“没关系”变成“有关系”就是自己把自己的坟墓挖开。

这有悖“道德”,这有悖“传统”。

但为什么一个女性不能说“有关系”呢?为什么一个女性要对不公平的道德和传统照单全收呢?

我把这种反思称为觉醒,涛姐把这种反思称为叛逆。

我更喜欢涛姐的说法,有孩子一样的闯劲儿。

七年,替所有“没关系”小姐寻到一个叛逆的答案。

值。

但我并不认同刘敏涛说自己不惑之年才决定做一个不听话的孩子。

在我看来,她的叛逆早就开始了。

刘敏涛大概是我见过的唯一一位不愿意活在十八岁的女演员。从十几年前演《福贵》(改编自《活着》)里的陈家珍,到今天的大姐、母亲等角色,别的女演员是中年也一直少女,她是从少女就一直中年。

“拯救了银河系”的刘敏涛只是拯救了自己5

图为《福贵》剧照,刘敏涛当时不过才29岁

要不是百度百科里的记录,我都差点忘了,涛姐今年才四十出头。这还不是叛逆吗?

中国三十岁四十岁还维持少女人设的演员不少,愿意在二十多岁就面对“老去”的演员不多。

我们在一个用容貌评价演员的年代,尤其是女演员更是面对这样残酷的标准,但演员的魅力从不在外表上,我们喜欢一个演员是喜欢她塑造的角色,是因为角色里有对艺术的表达力和穿透力。

敢这样逆时代而行的刘敏涛,大概早就知道了这个道理。

我曾有幸见过涛姐一次,那时她来《四味毒叔》录节目。和影视剧里的形象完全不一样,比她的角色要年轻很多,从容貌上完全可以担起一部戏的女主角。我们并没有过多的交流,我只是远远地向她低头以示问好,她亦回以我点头微笑。没有明镜的攻击性,也不是静妃隐忍的性格,介于两者之间,她有一双干净温柔的眼,但温柔的背后,你能看到她的笃定。

那时候我不知道这种笃定是什么。现在我才知道。

是一个女人在经历过迷茫的挣扎后的坚定,是一个演员在离开自己心爱的行业那么多年之后再回归的抱负和信念。

她曾说过她想成为中国的梅丽尔·斯特里普,不掩饰,不逃避也不慌张。

这样叛逆的刘敏涛,真好。

这样叛逆的女演员,真好。

“拯救了银河系”的刘敏涛只是拯救了自己6

"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