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哈电子民谣硬核齐聚《明日之子2》 生活有一百种,偶像也是

来源:邮编娱乐网|2018-06-06 14:24
分享到:

  嘻哈电子民谣硬核齐聚《明日之子2》 生活有一百种,偶像也是1

  嘻哈电子民谣硬核齐聚《明日之子2》 生活有一百种,偶像也是2

  嘻哈电子民谣硬核齐聚《明日之子2》 生活有一百种,偶像也是3

  嘻哈电子民谣硬核齐聚《明日之子2》 生活有一百种,偶像也是4

  嘻哈电子民谣硬核齐聚《明日之子2》 生活有一百种,偶像也是5

  嘻哈电子民谣硬核齐聚《明日之子2》 生活有一百种,偶像也是6

  6月29日,《明日之子》第二季终于要正式和我们见面了。

  在第一季的节目中,我们见证了“平民巨星”毛不易的奇迹。一首《消愁》,唱哭了薛之谦,唱跪了杨幂。在第二季里,究竟能否诞生像毛不易这样的、代表了年轻一代新审美的偶像,这是大家最关注的点。

  近日,《明日之子》第二季公布了本季选手的全名单阵容,当我们张大眼睛去检索这些名字时,我们发现,似乎不能再去用“寻找下一个毛不易”这样简单的逻辑。有的人会误以为《明日之子》是一个较“民谣化”、“唱作化”的推举标准,那只是因为在那一个时间点里,毛不易所体现的“情绪点”是最能代表那一刻的中国新青年。而在本季的选手名单里,我们看到的是多个文化圈层的剧烈撞击。

  他们大致可分为以下几类:

  ·唱作新声代

  如许含光。诗人许悔之之子,从小学习古典乐,听巴赫无伴奏,读尼采的大部头。出身世家的许含光,去年12月发表首张个人专辑《暧暧》,包办词曲编,其呈现出来的日系美少年和英伦吉他摇滚乐的融合体,具有独特的声响。

  如张洢豪。作为《明日之子》第一季独秀赛道里的明星选手,以《安全感》等原创作品被大家记住。时隔一年后再次回炉挑战,张洢豪承担了更多的压力,他也必须要拿出更不一样的创作,去诠释他“二回目”的定义。

  如林亭翰。作为林隆璇之子,星二代的林亭翰五年前已经在《小燕有约》等节目中亮相,并陆续为邰正宵等前辈乃至父亲本人写歌谱曲。去年发行的首张创作EP《不可能不爱你》以林俊杰作为努力目标,展现了新时代情歌王子的魅力。

  ·炸场电子

  以徐梦圆为代表的国内新生代DJ,也登上了《明日之子》的舞台。在国内电音界、电子竞技、二次元等多个领域具有超高人气的徐梦圆,其中国风的电子乐独树一帜,可谁会想到他也会来参加《明日之子》第二季呢?电子乐和其他流行音乐是完全不同的领域,要怎么和其他选手做出评价和比较呢?这会让星推官头疼死吧!

  ·潮流说唱

  说唱作为年轻潮流的代表,本届的《明日之子》当然也不乏饶舌歌手的参加。

  首先必须要留意的是毕冉。2012年《铁之麦克》说唱比赛全国四强,出身于杂技家庭的毕冉对绘画、设计均有自己一技之长,充满了旋律性的唱段和说唱的结合,是毕冉突出的表演风格。其实在今年初腾讯视频音乐所主办的“烎·潮音发布夜”上,毕冉就和贝贝、Mai一起表演了《遇上神龙给你三个愿望》,这次参加《明日之子》第二季也可说是贯彻潮音的style。

  另一位值得留意的选手是斯外戈。在知乎上,“如何评价抖音上的斯外戈”是非常热门的话题。对于这位彻头彻尾的野路子,因为喜欢权志龙而自称“权志志”,不按常理出牌的斯外戈除了释放他的才华,我们也期待他会成为“搅局者”。

  · 先锋新世纪

  在公布名单里,我们还看到了山城浩二的名字——他并不是外国友人,而是一位风格特立独行的国内年轻独立音乐人。在他的作品里,你能听到先锋的电子乐试验,各种艺术性拼贴元素,还有久违的新世纪(New Age)吟唱。山城浩二会让人想起萨顶顶,但无疑,他比萨顶顶更加年轻无拘束。

  ·独立民谣

  一把吉他,就能唱我所唱。新民谣依然是年轻人最喜欢的表达方式。本季的《明日之子》将会有独立民谣歌手晓月老板的出场。作为圈内非著名民谣表演艺术家,晓月老板以蓝调口琴起家,把传统戏曲坐唱念打的元素融合到现代吉他民谣创作中,自成一派,本次参加《明日之子》也颇有“道士下山”的感觉。

  · 二次元硬核

  如果还嫌不够,在《明日之子》第二季上你还会看到北姬子——一个带着强烈二次元风格的硬核音乐人。过去,他只是默默地在B站上Po自己的各种视频,现在,他不仅会把前卫金属核这种风格浓烈的曲风带上舞台,也许还会以反串扮相出现,也许是本季一大看点。

  光是看这一份参赛名单,颇有“神仙打架”的感觉。玩电子的和唱民谣的怎么比?确定要让玩硬核摇滚的上台吗?还有走神叨叨风格的呐。而恰恰是这样的多元融合,构成了本季《明日之子2》最重要的精神内核:带领、冲撞、正流行。

  所谓冲撞,即多种音乐文化风格的撞击。在我们所理解的音乐圈,总是不多不少地存在鄙视链:搞古典的看不起搞爵士的;搞爵士的看不起搞摇滚的;搞摇滚的看不起搞民谣的;搞民谣的看不起搞流行的。可在这里,不管你是弹着钢琴深情款款的王子,还是拿着电吉他发出荷尔蒙躁动的金属党;也不管你是从小接受富养教育的星二代,还是在抖音、B站上野生野长的阿婆主,在《明日之子》第二季的舞台,彼此都有发声的权利。也许,在此之前,徐梦圆、林亭翰、斯外戈、北姬子是八竿子打不到一块的人,他们不仅有截然不同的音乐风格,其背后承载的价值观、成长背景、以及所属的圈层,完全都不一样。可是,为什么就要人为地把他们区隔开来呢?从各自所属的赛道出发,就像《明日之子》的LOGO那样,与不同类型的选手互相冲撞,在他人的逻辑里,思考自身的不足,也更加明白自己的优势,从而成为更好的偶像。

  所谓带领,即引领年轻人下一个流行文化浪潮。为了方便大众理解,以及更好地组织内容,通常综艺节目都喜欢以类型区分,但在年轻人的世界里,这样画地为牢的方式未免太过狭隘了,“无法归类”和“无法类比”的情况,在他们的生活中再常见不过。索性在《明日之子》第二季里,不去下关于流行的定义和判断。到底谁才能代表未来的偶像?别急着推导,先给他们舞台。于是,徐梦圆代表电音DJ来了,斯外戈代表野路子网红饶舌歌手来了,山城浩二代表新世代的实验音乐人来了,北姬子代表二次元范儿的硬核摇滚乐来了。接下来,Show Time,要流行什么,要带领什么,让大家一起说了算。

  所谓正流行,它有两层含义,一个是《明日之子》第二季代表的是当下“正在流行”的事物,另一方面,则是“正向的流行文化”。在许多综艺节目为了增加节目效果,人为设置冲突,甚至夸张化地上升到互相diss互相看不顺眼的阶段。为什么不能承认价值观本来就是多元的呢?为什么非要说服他人,我这才叫做音乐,你那不叫音乐呢?为什么不能彼此互相学习、取长补短呢?真正意义上的偶像,一定是众望所归的,一定是散发正能量的。本届的《明日之子》无论走到最后的是谁,他都要能担当得起年轻人榜样的力量,真正意义上代表“正流行”。

  近期随着《创造101》热播,Yamy、王菊等非传统认知的关于女性美的判断标准,成为热议话题。区别于千篇一律的“网红脸”,Yamy和王菊代表了表达第一、个性至上的新偶像标准。在《明日之子2》中,我们可期待继续这一话题的延伸,继续探讨新审美之定义。如抖音红人斯外戈,他究竟是丑呢,还是帅呢?如果有人问,“有趣的高晓松和无趣的吴彦祖你选哪个”时,为什么会冒出个无厘头的回答,“不好意思,我选斯外戈”?且待《明日之子》第二季里给我们关于偶像的新的启发。

  虽然是一档偶像类节目,但音乐性一直都是《明日之子》的基础。第二季的星推官,请来了李宇春、吴青峰、华晨宇三人。李宇春自出道时便树立了彼时新偶像的标准,十多年来不断在时尚、戏剧、多媒体艺术上进行跨界探索,近年每张专辑都在探索青年流行文化的本质;吴青峰作为华语乐坛最成功乐队之一苏打绿的主唱,其词曲唱的天赋和成就已不用再累述;华晨宇作为新一代的华语乐坛接班人,其音乐风格也绝不轻易和他人苟同。三位星推官,融合了时尚、独立、叛逆、创新、经典等多种标签,选手们“神仙打架”谁胜谁负的事情,让他们先头疼一会儿,我们只管期待节目开播便是。

猜您喜欢